薛定谔的鸽子

薛定谔之鸽,你永远不知道它下一个tag是什么(?)

tag选手,薛定谔的鸽子。因为你永远也猜不到它下一篇tag会是什么……

更新随缘,产粮方向随缘(啊?)
佛系写手,这是一个瞎jb堆脑洞和粮的地方。由于本人非常杂食所以产粮方向非常混乱……
(所以自认为能关注我的人都是天使)
欢迎在此处点梗或者发表建议 _(•̀ω•́ 」∠)_
想看什么直接说哈,我看情况咕咕咕,毕竟是个鸽子不保证能写出点啥(靠)

最后立个flag,任何tag(cp)单篇文热度上百就
开车!
开车!!
开车啊!!!!
甚至提供点车服务(?)
bg向cp除外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leo北」致我们终末的旅途

*少女终末旅途世界观设定
*江疏生日快乐呀! @感情论.
*我来修文了(靠)

01
一天两天三天…

当世界只剩下一个人,那么时间的流逝感也会变得不再分明如初。现在究竟是什么季节了呢?或者说现在究竟是什么时间了呢?

冰鹰北斗经常会这样想。

机车履带碾压过金属板的脆响还是如同往常那般富有节奏。车上的库存物尚且可以维持一段时间。因为没有地图所以也只能凭借感觉行走,巨大的机械迷宫也一如下一层那样复杂。冰冷而寒冷的金属管道交错连缀,空气中弥漫的都是死寂。北斗忍不住伸出手放在嘴边呼了一口。

如果再走不出去的话……

他撇开目光不太想考虑这个问题。早知道就不走这条路了……本以为会找到点资源…...

冥界列车

*原创,根据梦境瞎扯。
*堆一下,就不打tag了

学姐曾经同我说过,每当站在月台上看到有列车经过,脑海里总会萌生跳下去的念头。

大概那是归宿吧?她偏着头同我这样说到。所以每当我想她时,也会站在这片破旧的月台上看着来往的列车。

……忙音

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片森林里。灌木丛生,高大的树冠遮住了天空。阴冷,潮湿,死寂。模糊的黑影接连并立,仿佛吞噬了所有的生命。凭借着常识,我下意识觉得此刻应该是晚上。那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坐起身开始思考这个重要的问题。然而另一个念头却出现的更早。
对了,列车。我要去找一辆列车。我四处乱抓着爬了起来,然后顺着感觉在这片茫茫的黑暗中找到了一间小木屋。木屋外悬挂着的...

【星北星】小王子

*北斗飞行员设,明星小王子设

*ooc,是生贺,我对不起my昴流

*我文笔太烂被关起来了(……)

世界上有太多猝不及防的事情。

出门忽降的暴雨,被突发台风吹断的旗杆。有些被破坏的东西是无法修复的,有形的也好无形的也罢。拼凑起的断弦无法奏响原本的旋律,却还能沙哑着发声。苟延残喘一下确实没问题。

就像现以罢工的飞行器。如果将破损的部分勉强修复,离开这片沙漠还是可以期许的事情。

冰鹰北斗左手抱臂右手捏着下巴想着。久经考验的旅者自然应将所有糟糕的事情都写在应急预案内,只是发生概率的问题。如同抛硬币,有点可惜这次运气不太好,银币朝上绘着恶魔猖狂的笑容。当然,坏事或许常有,但好心态却是自己难得...

【楚路】荣光

是柏芷太太 @感情论. 恶之花的路明非视角……有大段剧情补充要素(?)也是花吐症,文笔不行还请两位太太不要生气……(土下座)

*设定上和柏芷太太的文有点出入,有的地方修不回来了……抱歉

*学院paro,楚路高中、大学同学设定。私设众多。

以上ok那么↓

01

路明非第一次咳出花瓣的时候,是一个阳光充足的早晨。

乱糟糟的地面上杂乱散落着各色物什,昨天没有啃完的烧饼、看了一半的漫画书、吃剩的零食。尚未合拢的电脑屏透出的幽光同窗帘缝隙渗下的晨光相交汇,似乎划出了现实与梦境的交界点。如果梦境能再延长几分该有多好?路明非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半个身子躺在地板上,半个身子还挂在床上。得亏自己...

【天陆天】甜度十三分

79生贺,送给天陆双子的小甜饼。

*双向暗恋

*微ooc

*自己炖的小甜饼,我就想看他们约会(靠)

*其实是伪装的飞鸟症(?)

唇齿间融化开的是独属于提拉米苏的甜香。这是不同于樱花树下和果子的甜度,又或者街边转角处那家老店里贩卖的国王布丁所带来的甜腻。

如果将其按数字排序,这个甜度是多少呢?

七濑陆没来由的这样想着。银勺陷入柔软糕点后便再也没有取出的意思,一墙之隔的店外是刚被暴雨洗刷过的路面,湿润而安静的映照出整座城市繁华又匆忙的时光。道旁是不厌其烦的知了欢鸣,高声宣告着夏季的来临。当然,这些对七濑陆来说都不算特别。

他将目光转向手边的柠檬汽水,又转回面前小巧而精致的棕色...

【华武】站住,打劫!

cp华武bl

*午夜八点档狗血写手激情脑洞
*第一次写段子,见谅啦
*小甜饼真好嘻嘻嘻嘻

01
冬末春初,万物复苏

放眼望去满山满水一片春意浓浓。见惯了华山常年冰雪封城的萧瑟之景,这江南热闹的春景着实让人心情愉悦。华山少侠如此想着,索性将原本靠着树干的坐姿转换成半躺,双手枕着后脑勺,二郎腿一翘,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动着,暖风携着一丝深巷酒香钻进鼻腔,惹得这位少侠心情大好,不禁哼起了不成调的小曲。可惜这曲子尚未哼完就被堪堪打断了。

“站住,打劫!”

少侠眯起双眼视线投向树下。一群特没眼色的江湖强盗围着一位穿着黑色斗篷的青年大声呵斥着。真是有碍观瞻。华山少侠啧啧了两声,翻身跳下树...

【英北】无声世界

*一个根据梦改编的脑洞,cp向并不明显。
*ooc,意义不明,自娱自乐的产物。  
  
  
  
  冰鹰北斗不知道为什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更不知道眼前这个金发的男子是谁。
  
  这里是近乎纯白的升降电梯内部,四周纯白的色彩好似童话故事里对天堂的描写——一尘不染。北斗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立在这个纯白的电梯里,愣愣的看着站在不远处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他非常想开口问一两句,例如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又或者说,这里是哪里?但是每当他想要开口说话时,对方总是微笑着将食指竖于唇上。
  
  北斗知道这个动作的意义
  
  「不要说话」
  
  或许跟着就会知道原因了?北斗有些郁闷的想着,就在这时,电梯到达楼层的声响响起...

【三山】三生叹(07-08)

*cp三山

*微ooc,私设有

*是的,是我,我居然还有脸回来更完它(瘫)

 

07

 

“山姥切啊……你看我们”

“要不要干一票?”

白发金眸的刃者忽然用右臂从后方拐着自己这位老友,左手做出一个横斩的动作,活像已在某道上混迹多年的老司机。他的臂弯下,金发刃者被这突如其来的请求惊的差点把怀中抱着的文件洒一地。“…鹤丸,你昨天不是才去…干了一票吗?”山姥切一脸无语的望着他“是啊是啊,你看我们昨天干了一票。捞回了多少西瓜!”“那是隔壁审神者送的…”“嘿呀,这也算是收获啊?”“…”山姥切撇开目光,略显烦恼的用空出的手拉了拉眼前遮布叹了口气。“…好吧,主上那里我暂时...

【三山】三生叹(05-06)

*微ooc 私设众多有

*下一更完结


05

“哈哈哈,又到了这个季节了…”

“是啊,春天又到了。”

三日月宗近轻啜过一口温茶,视线投向不远处一群刃者嘻哈打闹的身影。

冬天还是过去了,沉睡了整个严冬的草木开始复苏。待到本丸内的积雪都融化了,樱花,也将要盛开。就像冬天会过去,春天终会到来一样。花还会盛开,伤口也会愈合,即便是回忆,也在时间的打磨中,变得不再分明如初。

鹤丸君啊——

三日月忽然唤起了身旁刃者的名字。

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虽然这是一个,你最熟悉的故事。


从前,某个本丸来了一位新的审神者。

是一位很可爱的小女孩。运气很好,她...

【三山】三生叹(03-04)

*cp 三山向

*略ooc 碎刀梗有 多本丸假设有 私设多如山有

*好的,40米大长刀继续(你)


03    

“哈哈哈,要走了吗?山姥切君?”  

三日月轻啜过一口微凉的清茶问到。

和风樱散,零落的樱花花瓣轻落在白色遮布残破的边缘。三日月身旁的刃者缓缓站起身,并回身像往常一般告别离去。

三日月将目光从那个离去的背影移开。是叫山姥切国广吗?呵呵,是位不错的刃者啊……三日月如此感叹着。回想来到本丸的这几日,除却拜访的最频繁的审神者小姑娘以及三条家几位熟悉的刃者,就只剩下这位有些面生的后辈了。  

“哦呀,茶梗立起来了啊...

【三山】三生叹(01-02)

Attention

*主cp 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国广

*微ooc 碎刀梗有 多本丸假设有

*以上OK,那么继续


01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那是山姥切国广第一次见到三日月宗近,又或者说,传说中的三日月宗近。

生为天下五剑之一,集强大与美貌于一身。其稀有程度可想而知。意料之中的,见到三日月那一刻,审神者兴奋的整个人都在颤抖,一旁的一期一振只得上前一步扶住差点兴奋到晕厥的审神者。于是为了欢迎终于到来的三日月宗近,新刀剑男士的欢迎仪式立刻便开始了筹备。

那一天,整个本丸上下都沉浸在喜悦的氛围之中,完...

【北斗星】跨越星空

#跨越星空
#6.22 明星昴流生日快乐☆一份很不像样的生贺
#ooc的产物,主北斗视角(捂脸)

“嗯嗯?…突然拉着要去哪里啊?小北~还有多远啊…?”
“就快到了……”
  
嗅着露水的气息,踩着满地的星光,北斗一手拨开路上的枝叶一路拉着明星往山顶的方向走着。
  
夏日露营貌似是很常见的事情了,北斗今年就联系上了组合的各位安排了一次夏日露营。虽然某个呆瓜一直吵着要看烟火烟火,最后还是被无情驳回了。
  
“闪亮亮的不好看吗?”“烟火大会已经过了…”“我们可以自己放!”“驳回,污染环境”“唔啊…小北好过分~…!”
  
很没有意义的一段对话后终于一锤定音般安排下了夏日露营。
  
夜晚湿润的山风裹挟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北斗星】时光的小巷

#时光的小巷
#脑洞,随便写写,如觉得ooc请轻喷
#北斗→星[???]
#毕业设

基本离开了光辉的舞台,闲暇的大部分时间便留下来打理奶奶的花店。对于冰鹰北斗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那是一个宛若连时光都沉淀下来的小镇,闲适的气氛充斥着每一个角落。自玻璃窗外阳光倾泻于身上那种熟悉的温暖感是他一直都不愿意忘记的。外放的音乐旋律带着睡意渐渐爬上眼皮。可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北斗无意间就注意那个隔着玻璃一直望着店里的孩子。
那个孩子已经出现了三次,前几天也像这样隔着玻璃望着店里却总是没进来过。
不过让北斗最在意的大概是这个孩子和自己曾经的一个友人真的很像。
仿佛只是小时候的他一样。
『今天也会像平常一样看看然后走了...

从贴吧找来的灵魂p图,自己顺便做了一回灵魂画师√

©薛定谔的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